战前的等待是熬人的!是让人揪心的!甚至是让人感到抓狂的。

好在这种熬人揪心的等待并没有持续多久,大约只过了十分钟左右,这四人埋伏的土坡斜对面,五六百米的距离上,隐隐起了尘头。

片刻,一伙人便探头探脑的出现在这四人的视野里,人数少说也有十来个之多,人手一支AK47步枪,不过他们持枪的姿势,真是五花八门,枪口朝哪里的都有,一看就一群乌合之众,根本没有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

他们的着装有些特意,打头的几个着白衣白袍,头缠白头巾,下颚留着黑色的大胡子。后面紧跟的几个着黑衣黑裤,头上还套着黑色的头套,只露出两只凶狠诡异的眼睛,而且他们的肤色似乎也比普通的黄种人的肤色也更深些。

他们着装一黑一白,对比鲜明,像足了传说中索命的黑白无常。并且他们那异于常人的着装,以及那嚣张跋扈的举止,似乎正在向世界证明,他们并非善类,他们誓与世界上爱好和平的人民为敌。

此刻的魏立功眉头紧蹙,面色凝重,因为敌人的数量超出他的预算,他原本以为埋雷算计自己的敌人不过两三个,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人。心里不免多了一层担心,不过还好自己处于暗处,暂时还掌握着战场的主动,给他们一个突然袭击,全歼他们也不难。

“妈个巴子的,总算是露面了,不出老子所料,果然是伊东组织的人。”魏立功此刻已经重新将自己的八一步枪组装好,严密注视着眼前的这群人,嘴里喃喃地说道。他虽然有些担心,但是不能让战士们看出他的担心来。

马晓川看了一眼班长,问道:“不会错吧!班长1

“错不了,没见这帮王八蛋的着装吗?还有那黄不黄,黑不黑的肤色。”魏立功目光不移动丝毫地肯定道。

“不管他们是什么人,他们胆敢持枪进入我们祖国,危害我们祖国的安全,就格杀勿论。”凌松低声接过了话来,愤怒地说道。

凌松在说这些话时,心里的紧张却是难免的,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持枪对敌人,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会出现什么样的血腥情况。

其实,这四人多多少少都有一点紧张,终究是和平年代,别看他们天天背着步枪晃来晃去,好像很威风似的。然而真正经历过生死实战的,还只有老班长魏立功一人。

“主意了!我们马上就要发起攻击了1魏立功眼睛一瞪,轻声地向身边的战士们命令道。

“班长!咱们现在开枪不?要不这帮王八蛋越来越近了。”马晓川狠狠地咽了口唾沫,侧过脸却去,对着班长问道。

“再等会儿,不要着急,沉住气喽!现在距离还是太远,攻击没有把握。等他们走到一百米左右的时候,咱们给他来个突然袭击,记住了,咱们第一轮攻击,至少得干掉他们一半的人,剩下的那几个就好办了。”魏立功的目光依然没有丝毫转移,同时轻轻地部署道。

毕竟他有过实战经验,清楚作战常识,在自己人还没有暴露之前,最好缩短攻击的距离,然后再发起突然袭击,打对付一个猝不及防,这样的话,胜算才会大。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那伙武装分子大踏步向前,如入无人之境。实际上也差不多,这荒无人烟的高原,原本就极少有人涉足。故而,他们前进的脚步迈得那叫一个泰然自若,仿佛不知道他们已经公然踏入华夏国的领土了一般。

四百米,三百米,二百米,距离在一步步缩校

“还不打吗?班长!那帮王八蛋就快到咱们跟前了。”马晓川有点沉不住气了,他看见那伙武装分子渐渐地走了过来,心跳得几乎就要蹦出胸膛一样。

“再等一会儿,都听我的命令!等我开第一枪后,你们再开枪1魏立功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伙武装分子,嘴里如是说道。

不过,第一枪终究不是魏立功开的。

哒哒哒……

斜谷一侧,枪声骤然爆响,弹着点尘土飞扬。

那伙武装分子,在距离斜谷还有近两百米的距离上,尚未看清楚具体状况,就提前开枪了,那一排排子弹杂乱地打在刚才引爆地雷,此刻却空无一人的地方。

有些子弹打在石头上,发出咻咻咻的尖锐的声响,让人头皮发麻。

那边的武装分子一开火,这边这四人都还以为自己的目标被暴露了,连忙将各自的脑袋深深的缩了回去,脸蛋紧贴掩体,久久不敢抬头。

半晌,才发现子弹压根就没朝自己这边飞来,这才抬缓缓起头来,低低地向外望去。

但见那伙人已经靠近了刚才地雷引爆的地方,他们也发现了异常,因为那颗地雷和那一排排子弹,没有任何斩获。顿时满腔怒火,一阵叽里呱啦的叫骂。

砰!魏立功的八一步枪终于开火了,他的枪声也是其他人攻击的命令。

其他人也纷纷探出半边脑袋,对着那伙武装分子就搂火。

砰砰砰……

第一轮攻击,只放倒了对方三个人,那三个倒霉蛋两个被打爆了脑袋,一个被打穿了胸膛,都即刻毙命,没有任何悬疑。

这其中爆头的两人是魏立功打的,另一名被打穿了胸膛的则是马晓川的功劳。那名新兵虽然也开了火,击发出去了两发子弹,但是连敌人的毛都没打到,仿佛枪是朝天放的一般。

而我们的凌松同志,居然一枪未发,只端着枪,看了一回热闹。

或者说,此刻他遇到了心里障碍,这毕竟是他第一次开枪杀人呀!

“妈个巴子!凌松,你他妈为什么不开枪?啊?为什么?”魏立功顿时火冒三丈,对着凌松就是一阵怒吼。

魏立功的话音刚落,无数的子弹便朝他们四人隐蔽的那个土坡狂扫了过来,子弹带着死亡的气息,交织形成一片浓密的弹幕。高速飞行的子弹头,打在那土坡上,激起尘土一片。

而打空了的子弹,从这四人头上飞过,卷来一股股炙热的气浪,正面袭来,让人真切感受到死亡恐惧的威胁。

那伙武装分子虽然没经过严格的军事训练,但是开枪还击还是会的,而且还很迅速。他们的子弹似乎也很充足,一搂火就是连射,即便有许多子弹仿佛打鸟似的射向了半空中,他们也毫不在乎。

“开枪呀!你他妈为什么不开枪,啊?他们是敌人,你不打死他们,他们就要打死你,知道不知道?”魏立功的声音和枪声一起,还在怒吼。

其实,当敌人那无数的子弹携带着一股股炙热死亡的气息,朝他的头顶蜂拥而来之时,凌松那迟来的战意,就随即猛升起来,他脑袋朝班长一偏,大声吼道:“是!班长,老子现在就开枪干掉他们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