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霞与落云的茶话会一直持续到深夜,当日落云也没有再度纠缠何墨。

按照她的话来说,反正来日方长,这次回来,就可以很久都不用回家,当然也就更不必急于一时。

而小金星在知道白日里何墨的窘迫后,也打趣了何墨:“你说你,到底对人家小姑娘做什么了啊?”

“天地良心,我可什么都没干。”

但这话,在旁人看来,肯定是不能轻易相信了。

何墨无可奈何之下,都想找夏雅帮帮忙,当个挡箭牌。

可登门拜访的时候,竟然意外发现,落云早已经捷足先登。

原来她通过紫霞,了解了何墨最近的一些变化,当然也就对这位昔日何墨的青梅竹马格外上心。

面对落云的胡闹,何墨无可奈何。

他是真不知道落云什么时候暗生情愫,毕竟在他眼里,落云一直不过是个小姑娘而已。

好在这件事苦恼没有持续多久,凡间发生了一件大事。

仙界的主力不对与虚界主力终于硬碰硬来了一次大会战。

双方手段尽出,起初仙界方面还处于劣势,可随着战事的旷日持久白热化,虚界的劣势逐渐开始扩大了。

他们毕竟只是为了同一个可完成,可不完成的任务目标走到一起的杂牌军,对上几乎是在保卫家园的仙界方面,当然是后继乏力。

但仙界这里其实也在苦苦支撑,甚至在某些妖族已经绥靖派的口中,他们认为这简直就是在浪费仙元,浪费生命。

毕竟,虚界这次的目标只是凡间,仙界不还好好的嘛,这是大多数留在仙界没有下凡的仙界居民想法。

主战派几乎已经全部派发到凡间作战的时候,留在凌霄宝殿内这种声音逐渐占据了多数,这让很多人气的直跳脚,但却无可奈何。

往返于玄阴城的妖族贩夫走卒们,倒是一个个义愤填膺,在鹰扬组织的志愿军名单上毫不犹豫报了名,可那些高高在上的仙家,什么表态都没有。

甚至让他们捐献一点仙丹灵药出来,都很是为难。

凌霄宝殿的玉皇大帝虽然是仙界的皇帝,但与人间帝王比起来,统治力可真的差了很多。

这也没有办法,谁叫仙界实力强大的,实在太多,都是活了千万年的老家伙,为了凡间不过几十年寿命的虫子打生打死?

这种蠢事,没有愿意响应玉帝的号召。

不仅仙界如此,西方世界,以及极西方世界,也一样,与凡间脱离久了,大家都不再以同类自居。

并且某位成佛千万年的祖师爷还说,凡间文明的火种不仅不会熄灭,并且还会借由虚界传播到更多的三千世界当众,这可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在这种大环境之下,何墨他们再也坐不住,一起下了山,准备亲自上前线看看,好歹出一份力气。

第一批抵达凡间白涧观的,是何墨孙悟空二人,他俩作为先行者探路。

而白涧观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伤势复原之后重新执掌这里的祁沙道君表示,已经有三波掌握魔法科技的蜥蜴人进犯这华夏最大的祥云车补给站,虽然先后被打退,但驻扎在这里的天兵也已经折损轮替了大半。

那位昔日调皮捣蛋的何墨最后的女学生,更是目光坚毅许多,大有经过不让须眉的气势,传言死在她手里的虚界入侵者已经达到了三位数。

方青山与袁绿水这一众人,倒是还算安稳,虽说有人受了重伤,但好歹没有丢掉性命,何墨答应帮助其中伤势严重的几个撤离到玄阴城之中暂时安顿。

何墨也去看望了东离忧,这家伙很久没有回到仙界了,他就一直在第二人类中与钟情等人厮混,但并非是沉浸于温柔乡之中,但从外表看过去,就知道他成长了很多。

靳博士则对何墨说明了现在第二人类的具体情况,先前他们这批人处与三不管的状态,只是自发性的以燕京为主要活动地点打拼,时至今日,当初的几千人,已经发展到快十多万人口的规模。

靳博士微笑着说道:“不是我自夸,我们真的能算是十万人民十万兵,挡住的虚界普通蜥蜴人还有那些怪兽可真不在少数呢1

原来在这些时间里,华夏各地想要加入第二人类的普通人类都被靳博士联系了,为了避免分散带来的不安全因素,他们用各种交通工具抵达燕京,在这个城市之中生存。

但何墨听过这些事情之后,还是很伤感,原因没别的。

昔日这个有着十多亿人口的庞大国家,现在的人口少的可怜,并且似乎要恢复到那个程度,要花费很多年的时间才行。

到了那个时候,这段历史会不会已经被人逐渐遗忘了呢。

再往东瀛去,天照大神已经不知所踪,在凡间何墨并不能感受到任何这位与之有过一段机缘的大神究竟去了哪里。

他只是不希望听到最不好的结果。

最后一站是花都,这个华夏与虚界交战的最前沿阵地,李靖已经是大元帅头衔,这对于他的战功来说不为过。

他对与孙悟空与何墨的到来也很欢迎不过没有如何郑重其事。

“现在情况特殊,我就不跟你们客气了,虚界人随时可能进犯,我们现在啊,已经没有那么多凡人的人造卫星使用,侦查他们的动向有点麻烦。”

“诶?这是怎么回事?”何墨不仅好奇道。

与李靖关系不算太融洽的哪吒这时候说道:“还能是怎么回事,那些投靠虚界人的美国佬,竟然想办法将卫星给操作撞毁了大半,剩下他们能远程关机的,也统统关机,现在咱们头顶静悄悄,什么都没有了。”

是啊如果凡人的军工基础尚在,或许还能再来一些补充,但到了现在,已经是当初那个世界末日过去之后很长时间,百废不兴,一切倒退的很是厉害,并且随着时间推移,人类科技成果越发式微。

毕竟,就连靳博士他们现在,也逐渐走向了修行,或者别的路子,研究科技,是需要大量人力财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