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会总部。

冬京郊区的某处秘密庄园。

“和美大人,会长请您过去。”

经过一道道检测,板垣和美一走进这座庄园,便被一个黑西装恭敬的请了过去。

一间典型的日式房屋里,黑龙会的会首,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正穿着一身武士服,在那里全神贯注的练刀。

板垣和美推开拉门时,寒光熠熠的武士刀正唰的一下劈向她。

“和美,来了。”

刀势立止,男子淡淡的开口道。

“日安,会长大人。”

恭敬的行了一礼,板垣和美神色微凛的走了进去。

她发现,会首的刀道修为又精进了。

两人一番密谈,大约过了半小时之后,板垣和美便离开了。

不一会儿,黑龙会这处秘密总部便行动了起来,大量的人员开始调动。

本来作为探子,板垣和美的任务已经完成。

但是,接下来的行动她还是主动要求参与了进去。

目的自然不言而喻,她是去给尚天通风报信的。

可见,迷神丹的作用已经发挥了出来,板垣和美潜移默化中,已开始事事为以尚天的利益为主考虑事情。

这点,是尚天在给板垣和美迷神丹之后便心里有数了。

不过,他倒是忽略了一点。

迷神丹毕竟是来自洪荒世界的灵丹,低级是不错,但只要是灵丹,那就是蕴涵灵力的。

在酒店之时,板垣和美还没有注意到这点。

回到黑龙会为了小命着想,她立即将尚天给她的两颗迷神丹又服用了下去。

感受服用迷神丹带来的一股比她修为庞大好几倍的灵力,板垣和美激动的差点发狂,天知道,她修炼了小半辈子达到如今的修为到底付出了什么。

所以,哪怕迷神丹没有控制心神的作用,只怕板垣和美也会心甘情愿向尚天献上忠诚。

“天君大人,和美告知了黑龙会错误的情报,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酒店中,板垣和美通过走之前交给尚天的短距通讯设备向尚天汇报。

“呵呵,来了吗。”

挂断通讯,尚天冷酷一笑。

这次来的仅仅是黑龙会,了解了黑龙会的实力之后,他还真没有一点担心的。

一群土鸡瓦狗罢了,来多少,全部拍死就是了。

麻烦是麻烦了些,但是,不妨碍他钓鱼埃

“希望黑龙会能给我带来一些惊喜吧,我倒要看看,这小小岛国到底隐藏了什么力量。”

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小半个冬京,尚天喃喃自语了一声。

良久,转身落座,静等黑龙会上门。

同一时间。

“会长大人,人员已经集结完毕,一百名精英战士已经分批抵达酒店完成包围。”

黑龙会总部门前,有人向威严的黑龙会首汇报。

“很好,出发。”

眼神中厉芒一闪,黑龙会首沉声下令。

随后,坐上一辆特制的专车,在一行八辆车的拱卫下缓缓出动。

时间流逝。

转眼,夜间八点时分。

冬京一片灯红酒绿,都市男女的夜生活刚刚开始。

没人注意到,往日颇为热闹的一座酒店中此时一片肃杀。

尽管灯火通明,但外人根本无法进入。

因为,这里已经被岛国三大黑色组织之一的黑龙会包场了。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忽然在房间外响起,没有任何遮掩,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然而,一片黑暗的房间中,尚天依旧静坐不动。

只是,不知何时,他的手中多了一把寒光熠熠的长剑。

最后一声脚步声停息。

下一刻。

嘭~

酒店房间的大门被人一脚暴力踢开。

同一时间。

酒店外一条偏僻的街道上。

“山本队长,黑龙会的人已经全部进去了,我们怎么办。”

一个理着板寸的壮汉向山本浩二问询道。

“是啊,山本队长,你给句话吧,兄弟们都听的。”

又有人出声了。

此时,位于十几个手下簇拥下的山本浩二面露挣扎。

自从得知了竹下组组长久田太郎的决定之后,他便一直很纠结。

他知道久田的心思,面对比竹下组强大百倍不止的黑龙会,久田太郎不认为尚天能有反抗的余地。

所以,对一个必死无疑的家伙,他怎么可能投下重注。

如果不是实力不够,山本浩二相信,那位阴险的组长甚至会做出落井下石的举动来。

说实话,就连山本浩二自己,他虽不认同久田太郎的做法,但是,他其实也不认为尚天有和黑龙会抗衡的实力。

尽管,他多次见证了尚天的强大与神奇手段。

‘怎么办。’

皱眉沉思,山本浩二只觉自己快要疯了。

理智告诉他这时冲上去就是送死,可直觉却不断的催促着他快去快去,如果不去,他可能会后悔终生。

片刻后。

“啊啊~~~”

大吼一声,山本浩二眼睛通红一片,终于做出了决定。

“兄弟们,多谢你们的信任,大家跟我走。”

扫了一眼跟了他最少三四年的手下,山本浩二一马当先向不远处的酒店狂奔。

不出三分钟,抵达酒店之下。

山本浩二突然止步,叫住了一名比较机灵的手下。

“你去竹下组总部,告诉久田组长,就说我代表竹下组来支援天君大人了,快去。”

快速的吩咐下去。

山本浩二大喝一声:“兄弟们,你们怕死吗。”

“怕。”

十几个手下齐声答道。

山本浩二脸色一黑,正欲发作。

十几个壮汉手下忽然彼此相视一眼,同时大笑道:“可我们更怕队长,哈哈。”

这一刻。

山本浩二突然想调头就走,一种叫做感动,叫做情义的东西在胸中翻涌。

但,男人怎可临阵退缩。

“八嘎,敢开劳资玩笑,回头再收拾你们,还不跟我上。”

眼眶微热,山本浩二第一个冲进了酒店。

此时,犹在高楼酒店房间的尚天,感知敏锐的察觉到了下方的动静,不由脸色微变。

‘我去,竹下组的人?这群二货来捣什么乱。’

尚天心里虽在咒骂。

但,不得不说,山本浩二赢了,赢了他这辈子最大的一场赌博。

尚天嘴角扯起的一丝淡淡笑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正在这时,带着这一份还不错的好心情,尚天开口了,“你们,准备好怎么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