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行听到叶天龙的话,猛地抬头,想要起身。

但是,他怎么可能起得了?

叶天龙这一脚可不是闹着玩的,而是用了身上三分之二的灵气,直接把任天行的大腿骨头给踢碎了。

“哎呀,你这是怎么了,就算很佩服我,也不需要一直跪着吧?”

“你这么跪着,让我压力好大,知道吗?”

“我年纪还这么小,你这么一直跪着,我会折寿的1

“小子,你……你有种……”

任天行见叶天龙这么可恶,愤怒的说。

最后他用双手撑地,想要再次起来。

但是,他的身子还没有起来,另外一直大腿也被叶天龙给一脚踹碎了骨头。

他被叶天龙这么一脚踹碎了骨头,痛苦的大叫了起来。

第一次,叶天龙因为用了上灵气,灵气直接侵蚀他的骨头,所以没有感觉到有多么的痛。

但这一次,叶天龙可是不用一点灵气了,直接用脚踹埃

边上的罗勋和几名老者见到叶天龙这么狠辣,而且实力这么强,眼睛还瞪得大大的。

刚才,他们还觉得叶天龙不自量力,还想要看叶天龙的笑话,但是现在看来,他们是在看自己同伴的笑话埃

叶天龙的实力,远远的高于他们,并且收拾起他们来,根本不费力……

叶天龙在一边见到几人那瞪大的眼睛,笑眯眯的问:“你们龙魂的人就这么点能耐?”

“就这么点能耐也想要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叶天龙说完之后,一脸鄙视的望向边上的三名老者和罗勋。

这三名老者的实力都达到了灵宗境,至于那位真正的尊主,实力应该就要突破灵宗境,达到灵皇境了。

不过,尽管如此,叶天龙也无所顾忌,依然嘲笑几人,因为此时他有把握,处理这几人。

几名老者见到叶天龙那欠揍的表情,而且还羞辱他们,心底虽然很是愤怒,但却毫无办法。

因为,叶天龙此时的实力真的比他们强。

他们在叶天龙的眼里,真的是连渣渣都不如。

“叶公子,是任老弟不对,请叶公子不要见怪1

一名有着白色羊胡子,头发也是白色的老者,笑呵呵的上前。

这名老者是龙魂世界的尊主,龙在天。

龙在天的实力达到了灵宗境顶峰,如今只差有个契机,就能达到灵皇境,实力非常的强。

此时,他见到叶天龙能处理好他的副尊主,所以只能示好。

他知道,和这样的潜力无限的高手成为敌人,那是很不明智的做法。

叶天龙见到龙在天说话轻声细语,还来讨好他,主动认错,冷笑一声。

“老头子,如果不是我的实力强,你是不是想要让他直接把我杀了,然后交给外人?”

叶天龙所说的外人,自然是被叶天龙杀了一百多人的铁拳门了。

铁拳门在这边死伤惨重,所以他觉得,要是刚才他被任天行收拾了,这里的人说不定为了不惹起不必要的麻烦,把他出卖给铁拳门。

龙在天听到叶天龙的话,而且叶天龙的表情严肃,当下说道:“叶公子,你不要误会了1

“我们龙魂是世俗界的保护伞,怎么可能做出这么大逆不道之事呢?”

“再说了,我们和您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1

“呵呵……”

叶天龙听到这,再次笑了起来:“老头子,话说得蛮漂亮的1

叶天龙说到这,见到龙在天还想要说话,再次问道:“你说,你是我们世俗界的保护伞1

“但是在世俗界的人被修武界的人杀害的时候,怎么不见你露面啊?”

“小刘,你的朋友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是刚刚知道……”

龙在天在解释着。

此时,他发现叶天龙真的是人才,天才。

叶天龙现在看着年纪不过二十岁啊,这样的人,这样的年纪却能打败一个灵宗境强者,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

叶天龙见到龙在天在推卸责任,再次笑了起来。

他冷眼瞥了所有人一眼,淡淡的说道:“你们的职责我不管,也懒得追责了,我今天来这里也不是追责,只是听罗长老说,这里还有另外一个更高等级的世界,所以才过来……”

几个人听到叶天龙的话,不由面面相觑。

他们没有想到,叶天龙竟然知道还有一个世界?

他们互相对望几眼,最后把目光望向罗勋。

因为,叶天龙是罗勋带来的。

“罗长老,你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们龙魂的世界地图,你全部告诉他们了?”

龙在天和几个长老此时很是不高兴,他们以为,罗勋会处理好这件事。

但现在看来,罗勋不但处理不好,还被叶天龙知道了还有另外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可是很隐秘了,除非是即将要进去的长老,才会知道哪里的情况。

而此时,叶天龙竟然已经知道了?

想到这,所有人同时再次把目光望向罗勋,在转头望向龙在天。

这里是龙在天的天下,只有龙在天能做主。

龙在天见到所有的人望向他,当下也不怎么理会,把目光望向叶天龙,说道:“罗长老说的不错,我们这里的确是有另外一个更高级的世界1

“不过,那个世界只有太上镜以上高手,而且还是非常杰出的人才会上去。”

“而你的年纪看着不大,我觉得你应该在这里学习,等待你完全熟练技巧的是时候,我会向上级报到……”

“额……”

叶天龙听到对方的话,当下也懒得啰嗦了。

他撇了龙在天几眼,心底好像想到了什么,无比严肃的说道:“我现在就是想要进去……”

“小兄弟,不是我们不帮你,而是上级不批准啊1

叶天龙见到几人一脸认真,当下也不再多说了。

他瞥了眼桌子上的饭菜,淡淡的说道:“如果你们不愿意,那咱们就没有必要谈事情了1

“我走我的阳关道,你们走你们的独木桥……”

叶天龙说完,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罗勋见到叶天龙的语气这么强硬,还要离开,上前劝阻,但没有用,反而让叶天龙更加的不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