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宏图飞身抢上,就在白宏展的脑袋将要碰到地面之时,轻轻拉住他后领向上提起,然后再轻轻放下,问道:“大长老,你没受伤吧?”

白宏展自觉脸面无光,拉着张一脸说道:“死不了,快去截住他。”

白宏图点点头,缓缓上前,说道:“让老夫来领教你的高招。”

说着,左腿微屈,右掌划了个圆圈,平推出去,这一招排山掌,他日夕勤练不辍,这十余年苦功,实已到炉火纯青之境,初推出去时看似轻描淡写,但一遇阻力,能在刹时之间连加九道后劲,一道强似一道,重重叠叠,无坚不摧,无强不破。

任凌天但觉一股微风扑面而来,风势虽然不劲,然己逼得自己呼吸不畅,知道白宏图这一掌威力不凡,急忙双掌平推而出,使的正是他生平最得意的黯然销魂掌。

三掌相交,两人身子都是一震,白宏图掌力急加,一道又是一道,如波涛汹涌般的向前猛扑。

任凌天周身骨骼咯咯作响,身子一晃一晃,似乎随时都能摔倒,但白宏图掌力愈是加强,他反击之力也愈强。

白宏图与任凌天各以掌力相抵,力贯双腿,过了十分钟左右,只听脚下格格作响,他们脚下的地板砖竟然裂了开来。

双方又拼了五分钟,白宏图内力渐渐不敌,渐趋下风。

他以单掌抵敌任凌天的双掌,但全身之力已集于右掌,左掌虽然空着,可也已无力可使。

白玉堂见白宏图身子微向后仰,虽只是半寸几分的退却,却显然已落败势,于是也不管什么江湖道义了,叫道:“任凌天,你三番五次要杀我,看招。”

他以指代剑,轻猫淡写般朝任凌天后心攻去。

出招看似虽轻,然而剑二十三式可是上乘功夫,落在敌人身上,劲力直透内脏,纵是任凌天这等一流名家,要是被击中,即使不死,也非受伤不可。

任凌天正与白宏图比拼内力,斗然见他招到,双掌力推,将白宏图的掌力逼开半尺,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之间,五指如钩,直击白玉堂肩膀,要硬生生扯他一块肉下来。

这一抓发出,三人同时大吃一惊,白玉堂连忙闪身后退,险险地躲了开去。

就在此时,白宏图掌力又到,任凌天只能回掌相抵,危急中各出全力,砰的一声,两人同时急退,但见尘沙飞扬,砖块横飞。

原来二人这一下全使上了全力,排山掌与黯然销魂掌的巨力竟都打在各自的肩头上。

砰的一声,白宏图被震飞了出去,被白玉堂飞身接住,落地后却吐了口鲜血。

任凌天却只后退了三小步,脸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红,旋即恢复正常。

“白家绝技排山掌也不过如此,现在还有谁要挡老夫的去路?”任凌天嚣张道。

任凌天话音未落,他左侧闪电般扑出二人,直斩任凌天!

二人都是白氏家族重要成员,武功都不弱,但赤手空拳,二人并无赢任凌天的把握,于是用上了兵器。

任凌天双眼,看的却是左侧,但他右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出了一把剑,只见剑光一闪,那两个偷袭的白氏族人,一起发出了惨叫。

惨叫只有半声!

任凌天的剑,已刺入了二人的胸膛,但是并没有刺穿背部,仅仅是刺穿了心房。

在这刹那间,任凌天的剑已经握在了左手。

因为左前侧,又急掠出两人!

两人一起如猛虎般扑出,一人长剑直削任凌天头部,一人大刀急扫任凌天双腿,竟是躺地刀法。

但是这两人只使了半招。

因为招势刚起,两人的咽喉已被刺穿,任凌天的剑,又交到了右手。

他一剑往后急刺!

噗的一声,任凌天抽剑,鲜血迸射,洒在地板上,鲜红刺目!

在这短短的电光火石间,任凌天已杀了五个偷袭的白氏族人,五个都是白氏家族的重要成员,族中精英。

“还有谁不想死的,尽管上来1任凌天长剑一颤,剑上沾染的鲜血尽数滑落,鲜血飘落间,那五名偷袭的白氏成员才霍然倒地。

一道阳光从窗外射进大厅,照在地上的鲜血,更显刺目。

良久,仍是没有人回答。

任凌天嘴角翘起一个弧度,眼睛露出一种极轻蔑的神色来。

他缓缓转身,往大门口走去,每踏一步,比他刹那间五剑杀五人的时候更慎重。

肖幂面露得意之色,跟在任凌天身后,以为再无人敢拦。

就在他们距离大门不足二米之时,变故再起。

倏然之间,数十道白光像数十只白色的鸟,从门口迎面向任凌天****而来。

那不是鸟,而是啐毒的暗器!

数十把暗器,骤打任凌天,任凌天若退,就只得退回大厅,继续被众人包围,所以任凌天并没有后退,反而迫进。

刹那间,他俯冲前进了一米,他前冲的时候,已迅速脱下上衣,露出赤精的上身,在急扑中,啐毒的暗器全被他上衣兜住卷祝

与此同时,门口处滚进一片刀光,有些卷向任凌天头部,有些刺向任凌天颈部,有些斩向任凌天****,有些劈向任凌天腹部,有些绞向任凌天双脚。

白光一晃而没,继而下来的是雪白的刀光,铺天而至!

剑光破刀光而入!

刀光顿止!剑光急闪了六下,地板上又洒上了热辣辣的鲜血,六个黑衣人,也就是六个暗影成员,捂住各自的致命伤口,倒在了血泊里。

刀卷任凌天头部的暗影二号,暗影三号,头部中剑!

剑刺任凌天颈部的暗影四号,暗影五号,颈部中剑!

刀斩任凌天****的暗影六号,暗影七号,****中剑!

只有刀绞任凌天腿部的暗影一号,轻功高强,危急关头,急退了开去。

他在后退之时,看见跟他一起出手的六人,一齐倒了下去。

要不是他亲眼看到,说出来给他听他也不会相信,他目瞪口呆,要不是他闪得快,他也倒下了!

暗影八号,霍地从大厅里闪出,他本来的任务是截断任凌天的退路,但是当他现身的时候,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只剩老大一个了。

他的任务已经不是要封锁任凌天的退路了,而是要自保。

任凌天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冷电似的目光,扫了眼白宏图,冷冷道:“白家主,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1

白宏图眼中杀机四射,却没有行动,也没有回答。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任凌天话未说完,骤然背后急风袭来。

任凌天心头一凛,全力往前冲,剑往后刺出!

后背偷袭他的暗影一号闷哼一声,显然中了他一剑,但是他背后一凉,也挨了一记。

他前冲之势未止,大厅里倏然闪出一人!

此人以指代剑,二指击出,任凌天惊觉之时,胸膛已中指,二指直接穿胸而进,洞穿了他的心房!

洞穿他心房的人,正是白玉堂!

他大叫一声,噔噔后退了几步,脸色顿时惨白,他知道自己活不了。

十八岁之时,他就曾经身挂二十一道伤,终于把一个武功高他五倍的高手击杀,以后三十年,他便很少有负伤了。

他心中痛恨自己的大意,也痛恨自己小看了白玉堂,他早就该知道白玉堂的修为不俗,剑法更是精妙,但他在第一轮进攻时连毙五人,第二轮冲杀里又杀了六人,留下的二名暗影成员中,只有暗影一号让他有所忌惮,于是他集中注意力,八成都集中在了暗影一号身上。

可是他轻视了白玉堂,在暗影一号再次偷袭他时,他前冲得太快,被暗影刀锋扫中时,那一刹那,他又判断失误。

他以为最大的敌人在后面,只顾着俯冲,忘了大厅里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白玉堂,这才是最大的威胁。

所以他被白玉堂一招洞穿了心房,不甘地倒了下去......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