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1

在大船的左侧,一道高约百丈的水柱,没有任何征兆的从海中升起,溅起的水花在阳光的照耀之下,现出七彩长虹。

‘轰/

水柱中,突然一条粗壮的东西向着大船直接拍下,青须大汉手急眼快,不等那物落下,一声大喝之后,将手里的飞剑祭了出去,初时只有几寸大的飞剑,迎风一涨间,变得足有三丈来长。横着就斩向了从水柱中出现的东西。

‘锵……’如斩在了金属上面一般,青须大汉的飞剑竟然没有伤到那个东西分毫,只是将其下落的势头减缓了些。

身形后退数步,青须大汉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这口飞剑虽不是什么至宝,但也不会这般不济的。

“不好1眼见于些,白发老者发出了一声惊呼吓得面如死灰,从刚才青须大汉的一斩之力不难看出,水下的妖兽十分强横,至少也是九阶以上的存在。

与此同时,紫衣少女也发现了这一点,见飞剑无法阻拦,她皓腕微抬,将一面铜镜祭了出去,这面铜镜表面金光流转,一闪即逝间就迎着水柱中的东西冲去。

‘轰/

一阵金光闪过,马上就要砸到船舷上的东西,被少女祭出的铜镜给硬生生的击飞了出去,一场船毁人亡的浩劫被化解掉了。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几乎只是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不过从短暂的出手不难看出,紫衣少女修为强悍,与她柔弱的外表根本不成正比。

战舟上的众人也看清了这一幕,不住惊叹此女霸道,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让他们无暇多想,只见在下方大船的另一侧,海水就如同沸腾了,‘唰’的一声响,从海里钻出一只巨大的妖兽,这只妖兽下半身还没在水里,光是上半身就足有百余丈高,比大船还要高出一大截。

紫衣少女娇躯微微一颤,美艳的小脸吓得血色全无,之前她们还猜想这次遇到的妖兽可能九阶的样子,当见到的时候,发现从其身上透发出来的灵力波动,竟是能和十阶妖兽相比。

这只妖兽形同章鱼,头上生有三目,刚才攻击大船的正是它的一只触手。

“加快航行速度1处在这种混乱的局面,船上的其他修者都已经吓得腿肚子转筋,而紫衣少女却是沉着冷静。一声呼喊之后,将惊慌失措的众人给唤醒了,他们立刻驱动手中的法盘,让大船以最快的速度航行。

‘嗷……’

形似章鱼的妖兽,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见过人类修者了,哪儿肯放过,身形也不潜入海中,用两只触手一把就将全力航行的大船给拉住了。

整艘船灵光刚刚升起,瞬间又被它强行的遮掩了回去,白发老者一见,身形顿时高高跃起,身在半空中,手里法印叠起,‘嗡嗡’两声轻鸣,两把雪白如霜的长剑,从其袍袖中祭了出去。

这两把大剑,每一把都足有丈许来长,剑刃的两侧五色华光流转,冲出之间把周围的空气都摩擦出一道火光!宛如被火焰包裹一般。

‘轰轰……’

两把大剑重重的斩在了正拉住大船的触手上面,虽然没有将其斩破,但妖兽还是发出了痛苦的吼叫。

吃痛之下的妖兽,将拉住大船的触手松开,‘嗖’的一声,脱离了束缚的船,一下子就向前冲出去数百丈远,而后灵光一闪之下,如在海面上飞行般的逃遁开来。

妖兽一见大船逃走,一阵阵吼声过后,身体没进了大海之内,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不过在大海里面,一切都是它的天下。

就在巨船航行出千余里的时候,水面再次翻起水花,之前的那只妖兽再次现身,紫衣少女紧皱着秀眉,面对如此强大的妖兽,她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船尾的位置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轰击了一下,差点让整艘就此翻了过去。

感觉到事情不妙紫衣少女贝齿紧咬着红唇,身形一闪就冲到了高空上面,同时洁白如玉的手掌蓦然一翻,再次将那面铜镜拿了出来。

伸手打出两道法诀,没入到法宝后,股股金霞从铜镜的表面倒卷而出,随后只见少女手掌下翻,无数的金霞将整艘大船包裹,口中一声娇斥过后,被金霞所包裹的大船,速度飙升。

‘唰’的一闪,大船在原地消失不见,下一刻此船就出现在了百丈开远,紧接着紫衣少女手中法印连动,大船接连闪动数次之后,终于是消失在了天与海的交接处。

战舟上的周易等人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紫衣少女竟然有这般的手段,可以利用法宝瞬间提升大船的航行速度。

南宫礼则是低头沉吟了半晌后,这才极为郑重的开口说道:“若是以后遇见此女,你们切不可与她为敌,那件法宝恐怕是旷世奇物1

连南宫礼都这么说了,众人心中做到了有数,不过通过这几天跟踪大船,他们也都明白了,为什么他会选择从空中飞行。

苦海内的妖兽,要远远的多于空中的飞禽类妖兽,只是它们深藏海底不容易被发现罢了。而且这些妖兽比较强大,若是刚才遇到那只妖兽的是他们,也许就没有那么容易逃脱了。

战舟缓缓的在天空中飞行,看着一望无际的迷雾之海,所有人心里都有些恐惧之意,这片海域太过广阔,其中的凶险自是不必多说了。

转眼一年时间过去了,一路上周易他们也发现了几只大船,被各种强大的妖兽吞噬,而他们更是经历了数次的生命危险,不过还好,有南宫礼这样经验丰富的修者在,每次都化险为夷。

漫无目的的飞行了这么长时间,别说陆地了,他们就连一座小岛都没有看到过,四周除了无尽的海水,就是突然冒出的海兽。

周易独自一个人站在甲板上面,在落日余晖的照耀之下,背影有些萧索,他开始怀念蓝沁,虽然只分开了一年左右,但对他来说却是如同数十年般漫长。

这一路过来的苦难,如果他们不是一个团队的话,绝对无法抵挡住的,不过面对充满危险的苦海,他们的力量还是太渺小了。

什么时候才能寻到陆地,这一切对他们来说太过于渺茫了,没有明确的目标,也没有丝毫的指引,战舟就像是被放逐到天际的孤舟,任意在苦海的天空上飞行,不过飞行的方向却从未有过改变。

向前!一直的向前飞行!